未命名44
其实昨天就想写的,主题大概就是“新婚快乐,HT2你个呆”云云的。= =。。。。。
在这么大喜的日子里,还需要写什么鸟日志,吐吐槽才是最欢乐的嘛~做基佬嘛,最重要的是开心=333=

咳咳。。。
我已经记不太清梦里是什么样的清醒了,出现了很多人,环境很大,跨度也大,似乎在逃却什么,也似乎在期待什么,总而言之,我叙述不清也不方便叙述那么清【卧槽你说话敢不敢不要这么别扭】
印象中我被人拉着逃到了高处,身后有个人在追,【最讨厌做这类被追赶逃命类的梦了,果然是压力太大了吗。。。有个毛压力啊||||||】同一个高度,我是以目的地为圆心,绕着圈上来的,而那个人是以一条直线奔赴上来,直接就把我逮走了。。。。【我靠你敢不敢不要这么孱弱- -】
记得我怅然所悟地说,原来我一路兜兜转转,走走停停抵达的目的地,其实不过咫尺之间,仅一步便可到达,何苦兜那么大的圈子,劳人辛疲。
最后的结婚对象是谁,我记不清那个人的脸了,人都说 梦里的人脸是看不真切的,但是我的的确确看清了某一张脸,可我已不记得最后那个人是不是同一个。
其实我也梦到潘玮柏了,说不定是潘帅呢= w =【你够了!!】

唉。。。叹。。。

这几天茶饭不思的看完了《薄媚,恋香衾》,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,可浅媚死了,庄碧岚死了,南雅意死了,卓锐死了,李明瑗死了,除了唐天霄差不多都死了吧。亲手葬送可浅媚的,便是她的挚爱 唐天霄。但也因此,让唐天霄念了一生,疚了一生,悔了一生。
这个和《倦寻芳》完全没干系的故事,却隐隐通过它道出了《倦寻芳》的结局,可也预示着他们的结局也将如萧宝墨、拓跋顼的爱情一样,
“我欲得天下,只因天下有你。”
“……你不是要得天下吗,天下给你,但你的天下,必然没我。”
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 ——的下面还有不为人所注意的一句,
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我想和你共度一生,和你誓相白首,携手同老。可惜我们分离了,有生之年再见不到你;可惜我们疏远了,无法再实现我们的誓约。
还有庄碧岚终其一生的那句话:“我所得者,从来非我所求。我所求者,向来求不得。”
合上书本,不免有些灰心难过,为他们的悲剧爱情感到愕然惋惜。

什么时候开始迷恋上看古典言情小说了呢?可记得从前对这类是最不屑的,它们抵达不了我要的共鸣。
可《悲伤逆流成河》给了我巨大的共鸣又有何用呢,顾影自怜如今看来反而可笑荒唐,
如果我是易遥,我绝对不会屈服地用死亡来结束自己;
如果我是易遥,在面对失去了的齐铭至少请努力挽留,而不是看到顾森缃的优势之后知难而退;
如果我是易遥,在别人误解我的时候也能坦然无声地吞下,时间会让一切真相大白;
如果我是易遥,即使得不到齐铭的理解,那么请放手!等误会澄清 勇敢地和顾森西走到一起;
如果我是易遥,在那么艰难地要不起的鱼和熊掌之间,那么转身离开,两者皆抛;
如果我是易遥,我希望自己不要像她一样痴傻。。。。

唉。。。。。
说得好听做起来难,感觉自己有40%会做出和易遥一样的举动,毕竟她的形象很能阐释我,这也是为何让我曾一度热爱郭敬明的文字。可惜《小时代》让我期待再一个《悲伤》的愿望落空。

有没有人也和我一样觉得,95年版的《神雕侠侣》的粤语主题曲《天下有情人》其实越听越有味道,嗯。。。这点小妖和我有共识之处,哈哈~
品金庸的很多人都会提到《神雕侠侣》,甚至会忽略掉《射雕英雄传》,在我看来,《射雕英雄传》讲的是一个“义”字,而《神雕侠侣》重点是一个“情”字,太平盛世的如今,才会被人经常拿来说起。
双子座的代表大侠便是杨过,其实起初我并不喜欢这部剧,也不喜欢杨过和小龙女,但渐渐还是有点欣赏杨过和理解了,我骨子里的确是有着太多的倔强和叛逆,尽管我压了又压,不发作,可心底往往都是自嘲和不屑。

算了,扯远了。

总而言之,我最忌讳的就是天蝎男,所以这很多年,我都避如洪水猛兽,不作过多接触。【啊喂你妹的,这都哪跟哪啊,冷不丁子冒出这一句?!】
今天,我的EX、前任、天蝎男,第三次的出现在我眼前,莫名其妙来了一句,看了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很怀念青春,跑来跟我闲扯皮……OTL
想到之前,我的另一个EX、前任、天蝎男,跑来跟我忏悔,说要请我喝饮料、看电影、出去玩云云的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。我蛋都要碎了|||||||||

其实多少算是有点欣慰的吧,抛开吐槽以外。
至少我以前做的都是还好的,在别人怀念的世界里,我也算作是一段回忆,起码你能怀念,我至少不是一场你的噩梦。
但换言之,我并不怀念你,因为这是一颗毒瘤,我早已拔除。

现在剩下的那一颗毒瘤,我在等它慢慢成熟,不知道我是否舍得连根拔净,到那时,我也把那些不与外人道也的故事写成自传体小说,叫做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度过的夏天》,故事很长,虽不至于八年,嗯,我也担心它不要延长到八年,不然我消受不起。
不论是鱼还是熊掌,我都有我理性化的强制性自我约束和命令,可能我找不到理由,但本能和下意识已经给我下达了指令,养成了一种以抵达任务才算完成的使命。

唯一需要的,是一剂强心剂,我需要更大的刺激和伤痛才能更好的发挥药性,谁能让我难过得撕心裂肺,我也会将谁抛却的一干二净。
最怕的就是,别人对自己的好。因为恩惠不容易甩掉,就和亏欠一样。

安静、乖僻地触碰我的毒瘤,需要一些疼痛、一些钻心,才会是它最好的催熟剂。
女人最敏感的莫过于对方对自己的好与坏的程度的把捏,电视里受骗的那些都是蠢女人,沉浸在自己网织的幸福梦里。
其实,一切也未必可怕,因为春天马上来了,我又要投身到我的疯狂灼热的COS中去了,无暇顾及也是一种幸福和解脱。

我所得者,从来非我所求。我所求者,向来求不得。
如果有天我放手了,别怨我,虽然我的放手只有一次,但这必定是身经磨砺、苦不堪言的经历后,重新的蜕化。

晚安了,我的青春。
至少现在我在,我还在。






2012.01.15 / Top↑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sumwarm.blog125.fc2blog.us/tb.php/80-b725b78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