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8jz_kqyto6kkkrbfcv2ugfjeg5sckzsew_500x409.jpg

接连着几天快要被噩梦搞死了,不是拼了命的逃跑 声嘶力竭却发不出声音,好不容易吼出声却把自己吵醒了;或者是恍然发现回到家里奶奶没了,家人莫名其妙地淡定 只有我一个人哭得很难过 等到眼泪流到脖子终于把自己冰醒……两眼红肿像只兔子。
好累……情绪莫名其妙地被折腾得好负面化,醒来需要坐在床上发上半天呆才反应过来,又是不想理人的傲娇情绪。。。

对不起我又要矫情了,我感觉这种憋着的情绪真的快要堵心死了……我情绪化了,我矛盾化了,发泄出来就好了吧。
做着恶劣的梦,下午把《薄媚》上卷看完了,开始要准备迎接大虐了,甚至还看到了关于拓跋顼的只字片语——那个关于寂月皎皎书系里我唯一最爱的男子。忽然想起了把我快要虐死的《倦寻芳》,甚至还想到了《犹记惊鸿照应》里的爱恨离合,感觉我又在多愁善感,不知道想去感慨什么。
IPOD里是李秀英的两首歌:《GRACE》和《啦啦啦》,莫名其妙又去找来了视频…………

算了,这是上礼拜写的日志,最近网不通畅就没正常发表上来。。。
我去写新的了,这篇就到这里吧
2011.11.03 / Top↑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sumwarm.blog125.fc2blog.us/tb.php/69-83f653e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