廢柴兔子,難道乃真要內分泌失調了?
前天的日誌居然連TT都插入不進,而且儲存顯示為空,我崩潰的以為乃要死了……
不過現在貌似好了……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迴光返照???!!!APH1.gifAPH1.gifAPH1.gif
 
《XXXHolic》胎死腹中,蓮醬此刻正在扶墻種蘑菇,杯具的孩子,忙了大半年突然上面很不負責任的說句“比賽延期”,從寫好劇本的舞臺劇【後期音效也錄了一半】突然低調變成外景私影,那個心情……T.T 撫摸~親愛的孩子,我們V家一定會更好的,加油!!!
九軒葵的和服也送去做了,藍色浴衣+粉色腰帶,布料是用的日本某株式會社的櫻花樣,兩款是一套,配在一起很靚啊~【蹭住~歡喜的萌啊~】


今天看到廢柴兔官網顯示日文……= = 驚悚的我以為中文服務器撤離了……OTZ
別嚇我哇,乃難道真的快不行了么?我還賴著不想走、不想搬家。
livedoor的服务器在大陆登陆卡得要死,博客大巴的插件和样板系统不如这里完全,好不容易对HTML代码习惯了,乃难道还要让咱回去用弱智的广告SINA或乱糟糟百度么?
 
不过如果真要搬家的话,我会首页置顶搬家地址的,这也方便了蛋疼宽度帝的人肉游戏。
但是舍不得好不容易在这里经营的那种氛围,为什么我换了这么多个博客却始终没有放弃这里。
这与什么蛋疼游戏无关,只是完美主义的控制下希望出自己想要的效果。
呵,尽管我知道那么多人的虎视眈眈和忙里偷闲。这也许是蛋疼帝每日所需的一种精神食量,聊以慰藉。
只是我没什么好怕的,你来,则来,除了心里有鬼的人才会矛盾于看与不看间。
 
放一张图,放松下蛋疼的心情。
前些日子截的图,很喜感,很可爱,与友人聊来是个蛋疼谈资。
哈哈
 
啊哈……唉,真蛋疼啊。
 
今天参加学校古诗词朗诵比赛,我们班拿了一等奖。【= = 全班人均已不敢置信的目光望向处长:唉,乃也太愛我們了吧。】
我的嗓子在一場低燒后正式發炎了,好疼啊好疼。
 
劉若英《生日快樂》。
6月7日。一樣的雙子座,一樣的生日快樂。
只是我不再相信
《有多少愛可以重來》。
既然沒有開始就已結束,那麼就讓它如風飄遠吧。
留給當年的S君,與S小姐。
 
今年是第四年。
 
2010.05.31 / Top↑